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 嘉靖《巩郡记》述评(下)

作 者: 来 源: 时 间:2020年06月08日     

嘉靖《巩郡记》述评(下)


文 /  汪 楷


褒贬评说


《巩郡记》作为巩昌府的一部重要志书, 历来评价褒贬不一,总体看贬胜于褒。

嘉靖时巩昌知府周满评道:此《记》“鉴别精裁,博极详论。”“斯《记》也,谓与《史记》并传也,巨目当自信之。”后任知府李世芳说:“若翁撰《记》之精核、之典雅、之崇古、之绝俗,诸君子之序俱见之矣,故不俟世芳屡屡也。”溢美之词,无以复加。这是褒扬派。

天启间巩昌知府刘文琦说:“郡故有乘,出秦安胡中丞手,世久鲁鱼,甘闻淡见,多所挂漏,读者病之。”⑤。

万历时安定(今定西市安定区)进士张嘉孚云:“嘉靖间可泉胡公《郡志》虽成,然安定在郡志中,收录不及十之一,且多遥采泛闻,亦未免有郢书燕说之误,或非史之信今而传后者也。”⑥。

天启初年,陇西进士杨恩对《巩郡记》作了全面而深刻的剖析:“我曾听家乡的长老说,胡中丞胸怀奇才,博通古今,深受当时人的推崇,编撰《巩郡记》时,自负地认为将会成为一部举世比不上的著作,曾说:‘大丈夫已经秉笔负责,就应该形成一家的特色展示世人,流传久远,怎么能爬在地上效法别人,分门别类的归纳资料,简直像类书范例罢了,哪里称得上是作者?’于是自己制定凡例,独家应运炉锤,标立名目一概附会儒经史书,引用材料竭力搜尽通常看不到的东西,就像汉代的纬书《神契》、《命苞》之类,听着声音洪亮,看着色彩古雅,好比虫书、鸟篆,错综陈列,形貌生僻而不能完全认识,繁复琐屑而不能很快读完。总之是拿奇异广博笼罩一时,使自愿接受我笼罩的人,跪在地上而不敢询问,不愿接受我笼罩的人也不想追问。所以,阅读这部志书的人往往翻不到卷尾就立即搁置一边,但是却没有倡议重修的人。”

杨恩总结说,翻阅这部府志:大多实质被文采遮掩;主次不分,相互混淆;不得要领,散漫无统;撰述缺少决断,感觉特别庞杂;本意在超凡脱俗,相反却存在着阻滞不通的障碍。⑦ 尤其在重编的天启志《凡例》中,杨恩对《巩郡记》所拟《义例》逐条批评,指责嘲讽,无以复加,虽有文人相轻之意味,但也总结了多方面的显著缺陷。

以上可称为贬抑派。

张维在《陇右方志录》评介“嘉靖秦安志”时说:“缵宗自负当时文名,所为志纲目必举,能成一家言,为其自信太坚,时或涉于艰涩古僻。”这个评论包涵了优缺点两个方面。

学者刘雁翔在《明代陇右学者胡缵宗生平事迹及方志著述考》一文中⑧,就《巩郡记》评道:“就残本而言,本志最大的特点是突出体现‘志乃史体’的特色,纪、志、传均有所本,述而不作,大段引用正史及地志原文。而列传分类混乱,标目重复,殊不足取。”

以上刘、张评论可称为公允派。

笔者认为,《巩郡记》的命名也存在失实之处。自金哀宗正大六年(1229)将巩州升为巩昌府,至元朝将巩昌府改为“巩昌路”,明初又改为巩昌府,一直到清朝末年延续“府”的建制。期间从未有过“郡”的名目,以“巩郡”名志,不副当时的实际建制。可泉拟古过甚,于此可见一斑。

阅读胡可泉的《秦安志》,不仅体例精审,而且文简事博,内容翔实,文采斐然,堪称佳作名志。比较《巩郡记》的模拟重复、艰涩古僻,相差不下数倍之遥。同出可泉一人之手,府志已成残简断编,县志却岿然完秩,所谓传与不传自有深层次原因。杨恩的指责,不能全然当做文人相轻论。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打印   收藏   顶部   关闭
   
  • 下一篇:没有了
 

甘公网安备 62112202000080号

版权所有 (C) 陇西县博物馆 Copyright(C) 2017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李家龙宫龙宫广场东侧 邮编:748100 电话:0932-6622006 传真:0932-6622006
陇ICP备17005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