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典藏>

陇西县博物馆汉代绿釉熊形陶灯赏析

作 者: 来 源: 时 间:2021年07月19日     

精巧实用 以微见著

——陇西县博物馆汉代绿釉熊形陶灯赏析


文 / 张桂珍


摘要:本文通过介绍甘肃省陇西县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汉代绿釉熊形陶灯,并从灯的源头豆开始说起,赏析了这件陶灯的艺术魅力,重点阐述了“熊形”特征,收集了部分关于熊形器物出土的实例,并就熊形为何作为灯柱出现的熊崇拜问题做了简单的延伸。以期让读者更深入地了解这件陶灯的文化意义。


关键词:汉代;绿釉;熊形陶灯


陇西县博物馆成立于1996年,现有馆藏文物6244件,藏品种类繁多,包含有书画、石器、陶器、瓷器、铜器、玉器、砖瓦、化石、货币、武器、织绣、造像等二十多类。在诸类文物中有一件很有趣味的陶灯:汉代绿釉熊形陶灯。本文从灯的起源豆开始说起,重点对“熊形”这一特征的阐述,旨在通过对该器物的赏析,让读者了解这件器物的文化魅力。

汉代绿釉熊形陶灯,1977年出土于陇西县首阳镇;口径16厘米,高39厘米。器形由灯盏、灯柱和灯座三部分组成,灯盏为一圆形平盘,灯座呈喇叭形,灯柱为一蹲坐的熊,熊头硕大,口微张,憨态可掬。通体施铅绿釉,呈暗绿色。

据出土的甲骨文记载,人类早在殷商时期,就会使用松脂火把照明。到了周朝时期,青铜器和陶器的大量使用,为灯具的出现创造条件。中国最早的灯具最开始出现在战国时期,从繁体字的“燈”就能看出,当时灯的形制最早是从豆演变而来的,在诸多的考古发掘中已经印证了这一点。晋代郭璞注《尔雅释器》“瓦豆谓之登”,晋人郭璞认为,人们最早是借用陶豆作为燃照明的工具。当时人们是用豆脂作为燃料,将豆脂盛放在陶制的小碗里,这个小碗就是豆,放上一根灯芯,点燃照明。战国时期上层社会的灯具以青铜质的为主,而下层社会用的基本上都是陶质。早期是借用豆来做灯,慢慢的灯从简单的豆的造型中慢慢发展出来,并有其他更多更复杂的灯。秦朝时期,《西京杂记》卷三记载:“高祖入咸阳宫,周行库附。金玉珍宝,不可称言,尤其惊异者,有青玉五枝镫,高七尺五寸,作蟠螭,以扣衔镫,镫燃,鳞甲皆动,焕柄若列星而盈室焉”此文可推断,秦代的灯具华丽壮观。

豆是碗形的照明工具,而灯也是碗形的照明工具,但灯的碗底却多了一个尖锥,这个尖锥称呼为支钉,支钉出现成了豆与灯的分界线。豆与灯的分界线像历史中许多消失的器物一样,取代与变迁,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悠久的时间长河中,慢慢的被人们的习惯和技术的进步所取代。随着豆退出历史舞台,灯隆重登场,它们之间使用和出现交叉进行,豆越来越少,直至消失,而灯出现了多种变化,但此后的很长时间依旧可以体现出最初豆的影子。

在两汉时期盛行“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丧葬观念,作为日常生活中的灯具也成了随葬品中常见的器物,同时这一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达到了一个里程碑般的高度。工艺技术在汉代突飞猛进,出现了挂釉技巧。从这件熊形陶灯可见,经过两千多年的变迁,该灯通体施铅绿釉,依然呈暗绿色,可以看出当时挂釉技术的成熟。造型艺术上,巧妙的利用熊的形状,来制作灯具的灯柱,所塑熊造型憨态可掬,增加了观赏性,具有较强的艺术感。从这件陶灯中熊的造型中不难看出古代的工匠充分考虑到产品的适用性和使用方法,并将熊的身体设计依附于其使用功能上,让熊的整个身体成为灯的一部分,既增加了灯的美感,而又没有破坏熊的形象,从而达到使用和造型和谐统一的目的。

上一页123下一页
打印   收藏   顶部   关闭
   
 

甘公网安备 62112202000080号

版权所有 (C) 陇西县博物馆 Copyright(C) 2017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李家龙宫龙宫广场东侧 邮编:748100 电话:0932-6622006 传真:0932-6622006
陇ICP备17005982号-1